盏鹤

微博:@盏鹤 | 头像自取,转载标ID。| 嗯,遍地墙头(´・_・`)

© 盏鹤 | Powered by LOFTER

【横亮】越界(完)

横山裕不会知道,十余年前的那个猝不及防的闷热夏夜,对于锦户亮而言,是一场蓄谋已久的豪赌。

锦户亮在赌横山裕对他有没有哪怕一丝超越兄弟的感情。

事实上,他赌赢了。没有谁会对自己的兄弟意乱情迷。

但他没想到的是,横山划了条无形的线,把他们的关系死死卡住。

时至今日,锦户也没了再赌一次的勇气,不论赌赢还是赌输,他赌不起。

这十年间,他们两个都曾有过女朋友。但是横山裕除了日常生活上疏远他,在两人的情事上一如往常。

他越来越看不懂横山的情绪了…横山在乎他吗?说到底,他们连固定炮友都算不上。毕竟炮友也是双方都得到满足不是吗。

锦户亮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盯着天花板,思维有些发散。是不是连最开始他以为的那一丝好感也是幻觉呢?

无所谓了…对于他们来说,不论是谁都无法真正退出这段关系。无法分开,也无法在一起。

就这样吧。锦户亮终于还是抵不过困意,昏沉的睡了过去。

—————————————

虽然上次跟涉谷可以肆无忌惮的开玩笑,但是横山还是踟蹰不前。

说是踟蹰不前也不对,横山在暗地做着事前准备…

三十多岁却还是像毛头小子一样的横山,红着脸对着套子润滑剂选中了确认下单。

然后在看到相关商品推荐的绳子项圈口枷之后,又鬼使神差下了一堆的单。

太糟糕了。

——————————————

横山以为,两人的关系推动起来应该是顺水推舟的一件事。虽然有些心疼亮,但是两人之间横山是占据绝对主导的。一直以来,亮都太好懂了。

他一直在等他。

这个每每想起心就像被狠狠攥过一样的认知,在横山获得门把支持下定决心后,显得酸涩而甜蜜。

但是真的把视线落在亮身上,一直以来的游刃有余统统成了泡影。即使他全身上下每一寸皮肤都已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即使他每一个表情都被深深刻在自己的记忆里,横山还是紧张的指尖都在颤抖。

“还好吗?前辈”坐在副驾的亮漫不经心的问,“你手在抖,开车没问题?”

“没事,先睡会儿,到了叫你。”

锦户没有问要去哪,睡梦之间迷迷糊糊的猜测,这次该不会在车里吧?车牌照没问题吗,会不会太冒险了点。

然而目的地是锦户怎么也想不到的,横山的家。

跟着横山坐上电梯,锦户在不断回想今天是什么日子。自己或者横山的生日?不对。门把生日?不对。出道日?也不对。

然而,横山打开的屋门,粉碎了他一切猜测。客厅里没放什么东西,桌面上放着榨汁机和一些杂志,打扫的很干净,没有其他人。emmmmmm,一个干净的,单身男人的公寓。

“所以,有什么事情要说吗?”伴随着客厅灯打开,锦户问出了一路上的疑问。

组织了一下语言,横山决定从起因开始讲“记得上次在盥洗室那次吗?...Subaru看到了。”

没等横山说完,锦户后退了半步拉开距离。“我知道了,分手吧。”还是走到了这一步啊。

客厅柔和的灯光下,耷拉眼男人,平静的说着分手吧,就像是在拥抱宿命。

手腕被用力拖拽,锦户被横山不容分说的拖进卧室,狠狠按在床上。床头柜被大力打开,抽屉因为用力过猛整个被拽了出来,砸在地上。

横山从抽屉里摸出绳子,把锦户的手拧在身后死死绑在一起。

“横山裕!你到底想干什么!”锦户不断挣扎着,上衣的纽扣因争执崩开,露出大片胸膛,整个人因恐惧颤抖着。这样的横山是他从未见过的,表情像是亘古不变大理石雕像,冷漠又怒气满溢。

小型犬的咆哮像是一记突兀的休止符。横山的动作戛然而止。屋里没开灯,月光很亮,把屋里的一切照的轻轻楚楚。肌肉线条完美的背部曲线,汗湿的头发凌乱的粘在额头上,手腕上的绳子红的刺眼。

“户君,为什么想分手呢。”横山整个人伏在锦户身上,额头抵着锦户的后颈剧烈的喘息着,然而压制住锦户的手并没有放开。“Subaru他啊,教训了我一通,说我不够信任他们。同样的,户君也多信任我一点吧。”说着抬起头吻上了锦户的后颈。

俯视着身下一直沉默的人,横山的眼睛在月光里明暗不定“你问我想干什么?”

https://wx4.sinaimg.cn/mw690/ed458a7ely1fm0mdjqhaxj20c818ijs9.jpg

横山是被锦户吵醒的。倔强的小型犬早上起来拖着酸软的腰上厕所,打定主意不像床上的难得睡得沉的罪魁祸首寻求帮助。结果一下床就被因为昨天暴力拖拽可怜兮兮躺在地上的抽屉绊了个踉跄。

横山睁开眼看到的就是,他的新晋男朋友,脸爆红的对着地上抽屉里散落的各色情趣用品不知所措。

嗯,意外的萌。

在经过是否要帮忙扶着上厕所的争执后,锦户坐在餐桌旁边等着横山的100分煎蛋。横山顿了一下,转身从冰箱里拿出来一盒新鲜的蔓越莓,“你可以用桌上那个榨汁机。”

“这是专门为我准备的?”小型犬上目线攻击。

“那天看到就顺便买了。”然而微妙的蔓延上红色的耳尖说明一切。

“我有没有说过我喜欢你很久了。”单手托着腮看着忙碌着早餐的男人。

“我有没有说过我也是”横山把早餐摆在桌上,侧身飞快的给了锦户一个吻。“早安吻”

——————————————————

在乐屋遇到Subaru。

Subaru,低头看了看锦户手腕,又看了看横山微妙的担心的眼神。

emmmmmmm,挺激烈啊,没想到亮真是下面那个,啧啧。

无人倾诉的Subaru拉住路过的大仓。“你也知道Ryo和Yoko的事情吧,BALABALABALA”

Okura:...???!!!腹黑大佬套路深,不服不行。Otz


评论(9)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