盏鹤

微博:@盏鹤 | 头像自取,转载标ID。| 嗯,遍地墙头(´・_・`)

© 盏鹤 | Powered by LOFTER

【横亮】越界 - 大仓忠义POV

- 这篇算是番外,主要讲为毛前文yoko跟subaru讲烤鸟是第一个知道他们事情的

- 显然,信息有误,最先知道的其实是Maru

- 如果ooc...算我的


大仓忠义偷偷喜欢锦户亮很久了。

睫毛很美,肌肉线条很美,唇角的弧度很美,脸的轮廓也很美。

笑容很可爱,下垂眼也很可爱,生气的时候很可爱,被吓到的时候也很可爱。

身高也是刚好能够被完美包在怀里的程度。

还是个抖M。

嗯,完全是他的型。

可惜是直的。大仓忠义暗自唏嘘了一下,人生啊,就是这么蛋疼。

其实也不是没怀疑过亮的取向,毕竟盯哥的目线可以说是非常明显了。曾几何时他还小激动了一下,yoko完全没回应亮啊!这可是绝赞的机会啊!

说真的,大仓对团内恋爱禁止这种事情并不太在意,估摸是青春期去的晚,骨子里还留着那么点桀骜不驯,也可能是身为末子,被哥哥们爱护的太好,嗯,这一点大仓是绝对不会承认的。

总而言之,内心桀骜的大仓忠义,非常乐意拿下自己的哥哥。当然,是最小的那个。

但是,在看到即使在之前亮有女朋友的时期也依旧盯哥的行为后……嘛嘛,大概只是像想要吸引大人目光的心理吧…幼驯染的世界真的不懂啊…

…也是,世上哪有那么多基佬,更不可能基佬都凑在一个团里。

想当初他还失落了一段时间呢。

回想当初的惨痛过往,大仓懒懒的倚在沙发上,假装不经意的偷瞄了一眼不远处窝在沙发里浅眠的锦户,内心吐槽世界的残酷,不仅只能看不能吃,还总在眼前晃悠,并且毫无防备,这可怎么好哟。

啊,好可爱——

“诶?!”,大仓感觉肩上被轻轻拍了一下,慌乱的扭过头,是yoko,手肘撑在沙发的靠背上,低头看着他。只是,距离有些太近了,都能感觉到呼吸拍在脸上。

“嘘,小点声,户君还在睡。” 横山指了指锦户的方向,压低了声音,“晚上要不要一起打游戏?”

大仓不自觉的往后退了退,顺着横山的指向看过去,正好和亮视线对了个正着?看来刚刚他被吓到时候声音太大了…小小的做了个抱歉的手势,然后看着亮酱把自己埋在披在身上的大衣里。

“今晚可以啊,咱们游戏手柄放哪了你知道吗?” 

“好像被户君压住了。现在过去再吵他起来,他绝对会超生气。“横山直起身环顾了一下,”等他睡醒了,再拿吧,我正好再看一会儿台本。”

大仓想了下最近亮酱确实很辛苦,点了点头,轻手轻脚的站起来。“那我先去吃个夜宵,肚子有点饿了。要一起去吗?”

“不了,最近在控制体重。嗯,夜宵不用太着急,我在这等你。” 

大仓忠义转身出门的时候总觉得最后yoko看着他的笑有点意味深长,但是没多想就直奔夜宵了。

直到,他吃完回来走到门口的那一刻。

虚掩着的门缝中透出暖色的光,透过门缝眼前的景象却远不如这暖光温柔,让他如遭雷击。

http://wx1.sinaimg.cn/mw690/ed458a7ely1fj0h526edbj20c80pw0tp.jpg

他看到横山把亮温柔的环在了自己的怀里。然后,他看见横山抬起头,看着他,轻轻的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那一刻,大仓感觉到了一阵彻骨的寒意。

横山是故意的。根本没有什么游戏手柄,他知道了,他知道自己对亮的心思。

这是赤裸裸的宣誓主权。

大仓摇晃了下身子,踉跄着仓皇离开。

离开这里越远越好,越远越好。直到这时他才发现他站的双腿几乎麻木了。

他低着头抱住膝盖蹲在墙角。可能是因为羞耻,可能是因为愤怒,也可能是因为失落,情感负荷过载,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

“你还真是看到了最后啊。”

低着头的大仓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身前站着人,一时间被吓了一跳,止不住的打小嗝儿。

“Maru???”

“真可怜,呐,要不要跟我回家?”逆光站立的男人,微笑着温柔的问道。

大仓忠义,在这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迎来了自己的二度失恋,同时也迎来了一个完全不符合自己标准的恋人。

【TBC】


- 老横就是故意给66看才靠烤鸟那么近说话的

- 没错,66一直以为烤鸟想跟他抢哥...

- 给仓宝的观赏角度也是设计好的,就是不给看66正面

评论(17)
热度(55)